+加入收藏

佛旅网fo7.cn:佛教禅修旅游分享网站,信息平台

您现在的位置:佛旅网 > 佛旅美文 > 偶遇陀乐寺 梵颂声里感受信仰的纯真

偶遇陀乐寺 梵颂声里感受信仰的纯真

发布日期:2013-12-22来源: 作者:

陀乐寺(图片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:林岚)

陀乐寺在青海省海南州贵南县茫拉乡,创建于1916年,有着近百年历史。占地面积3500亩。传说格萨尔王到过这里,宗喀巴大师当年进藏也曾经过此地,在这个寺里,有着很多神奇的故事。寺院的四周山峦叠嶂,山形奇特,寺庙就像一朵彩色的莲花被包裹在山的中央。陀乐寺这个地方的藏语是汉族人居住的地方,它有着和汉族人之间不解的渊源。

陀乐寺之行缘于我在2011年9月的青海助学活动,在西宁意外地遇见陀乐寺的堪布圆旦以及寺庙的藏医络赛,经由他们的邀请在次年的助学活动之前附陀乐寺小住四天。

圆旦堪布(图片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:林岚)

在寺庙的几天里感受颇深,感受了佛教宗教文化的浓浓氛围,僧侣们生活的精神文化,这个寺庙里人们质朴善良,这和阿旺嘉措金刚上师的悉心传承有关。虽然此行没能有缘遇到他,但寺庙的各个角落被管理得有条不紊。我和同行者住在堪布圆旦家中,圆旦堪布十几岁入佛门,如今已经37岁,特别热爱汉文化,自西宁结缘后,我给他邮寄过《四书五经》、《论语》等书籍,他热情好客,喜欢花花草草,家里总有一些小沙弥帮忙做事,挑水作饭。他的房子在山坡上,外表是藏式的,外面有个玻璃温房,阳光暖暖地照着砖地,我们很喜欢在那里晒太阳。屋里总是保持着干净整洁,当然因为缺水无法保持绝对的干净,因为水源在山下,小沙弥一早就要去山下挑水,这里的生活条件相对艰苦,就是上洗手间,也去半山腰,据说这还是后来盖的厕所,之前也还是要到山下去。

我们去的那几天喇嘛们正在制作坛城,据说过些天就有个大法会,可惜我们还得去助学不能久留,但是我有幸目睹并拍下了制作坛城的镜头,大冷天喇嘛们神情庄重。呕心沥血、极尽辛苦,他们蜷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将细沙轻轻敲打在事先描绘好的图案中。坛城色彩鲜艳,像一幅平铺的挂毯,又似精美的建筑模型,在藏传佛教中制作坛城是一种最独特也最精致的宗教艺术。陀乐寺的4月天天还寒冷着,寺庙里没暖气,我们穿着厚实的皮衣,这些喇嘛们只戴了黑色护臂套,又一动不动地蜷在地上,可想而知他们的辛劳了。圆旦见我带了一些暖宝,要了一些,估计就是分享给他们的,想着今年四月他们再做坛城的时候该给他们送去一箱备用。

制作坛城(图片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:林岚)

除了在圆旦家,我们还拜访了堪布嘉央的家,这是二层藏式小别墅,他的住所里供奉着文殊菩萨较大型铜像。这里一段时间都会请小沙弥过来清理卫生,然后嘉央会弹钢琴给小沙弥们听,他们的桌上有很多糖果,这是嘉央分享给他们的。我在一旁看着拍着,思索着或许这种做法会让这里的小沙弥们多了音乐的浸润后,生活变得更加多姿多彩了。嘉央和圆旦一样,他会讲汉语,而且算是比较标准的那种。嘉央是一个能歌善舞,会写会画的博学大才子,嘉央现场写了一幅文殊咒语送给我。他还会一首接着一首地弹奏钢琴曲,我好奇地问过他,有乐谱吗?谁教会你的?他只回答没有人教。我们的交流过程中他显得很幽默时不时他还会说英语,粤语,不小心还能蹦出我家乡的方言。看他泡茶喝茶,才知道在信众里不少来自我的家乡人,这是很巧的事情。其实他云游过很多地方,常年里在寺庙的时间不多,我这次能遇到他也有很有缘的事情了。

络赛是寺庙的藏医,嘉央家是他引路去的,络赛汉语一般,但是他的脑子很灵活,比圆旦精明多了。从嘉央家出来后,络赛带我们去了附近的山坡上。这里可以远眺周围的穆桂滩,茫茫的沙山以及寺庙全景就在我们的眼前,十分的宏伟壮观。

诵经祝福的小沙弥(图片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:林岚)

值得一提的是,我和同行者在圆旦家附近拍摄的时候,嘉央突然出现在镜头里,这是他在召唤小沙弥们去他的小别墅。此时无意间的嘉央突发的一个念头,让小沙弥们排成队念经祝福我们。在阳光下,孩子们虔诚地握着焚起的香闭眼念经,念经声在耳边萦绕的时候,我的思想停顿在这般的空灵里,恍然于此情此景,忽然就记起那天初到陀乐寺,车还没停稳,车窗外突然出现许多手捧着白色哈达的小沙弥,在我下车的刹那它们被一一地披在我的脖子上肩上。我都来不及取相机,这一幕就过去了。所以在他们念经的时候我抄起了相机,记录了下来。嘉央说,他们诵的是风调雨顺经祝福我们事事顺利。

这群小沙弥里有一个印象极其深刻的,他就是甘藏,他才7岁,是个孤儿,因为缺少营养,身形弱小。但是他很可爱,在我四天的陀乐寺静生活里,每天都会在阳光下捡石头。有一天我在捡石头的时候发现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靠近,阳光的深处我看到了手里拿着石头的他,原来是小甘藏给我送石头来了,他不会汉语,只是放在我的脚边就又跑去帮我捡去了。之后我们在圆旦家里清洗石头。有人说,这么重你带走不嫌麻烦,我想,麻烦怕啥,拿起这个舍不得那一个,小甘藏一颗颗地帮我捡石头嫌麻烦过吗?

捡石头的小甘藏(图片来源: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:林岚)

这些是我在陀乐寺的收获,虽然我不是佛教中人,但是我从小对佛教并不陌生,外婆在世的时候是汉传佛教的寺庙带发主持,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知道了与人为善慈悲为怀的道理。陀乐寺的日子短暂但让我有了不少的心得体会,回到京城,我查看资料发现,凤凰网曾报道说,陀乐寺是人间最后一方净土,我去过,我相信。怀念那里的人那里的山那里的水,那里的一切生灵都是有灵性的。

您的意见很重要:欢迎参与有奖调查

   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获得相关授权。